你好,欢迎来到福建之窗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降成本打出组合拳 为企业降成本也是政府对自己动刀
时间:2016-01-04

制图:蔡华伟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

  降成本“组合拳”怎么打(特别报道·结构性改革怎么改②)

  本报记者 赵展慧 顾仲阳

  企业可盈利,有活力,经济才能有持久的发展动力。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2012年以来一直维持在85元左右的高位,2015年1—11月为85.97元,同期企业利润率仅为5.57%。现实中,很多企业反映成本高,日子难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降成本”作为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之一,并提出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企业成本高在哪里?降成本“组合拳”如何出招?怎样打好?

  “未富先高”

  多数企业反映“人工成本快速攀升”“融资成本高”

  盘点刚刚过去的2015年,谈起成本时,很多企业都说高。

  制度性交易成本高。“简政放权‘最后一公里’不时‘卡壳’,给企业增加了不少成本。”前两个月,记者的一个企业家朋友护照即将到期,到投资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换本,却被告知他还有中国户籍没注销。实际上,他定居英国时已将户籍注销。折腾了近一个月,最后才发现问题出在信息不互联互通。最后,他只好飞到出国前所在城市的派出所开具了户籍注销证明,才最终没被“遣送”。

  用工成本高。人才供需脱节造成结构性招工难,提高了招工和培养成本。福建厦门一家电子厂负责人郝先生说,一些地方对技术教育重视不够,企业很难招到高学历技术工人,只能降低学历要求,边用边培养。由于在城市安家落户难等原因,经常出现企业刚把工人培养成熟,他们“翅膀硬了就离职”。

  社保缴费高。新劳动法实施后,企业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增加较多,然而,由于在城里落不了户口,加上社保异地转移接续困难等原因,“很多农民工认为还不如多拿点工资实惠,甚至还认为企业克扣他们工资。” 郝先生说。

  记者在东南沿海地区采访了解到,企业用工成本上升,直接导致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转移到人工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设厂。

  企业融资成本高。接受采访的中小企业反映这个问题最为突出,有的综合融资成本接近年息20%:利率要按基准利率上浮30%以上,找担保公司成本至少是3%,贷到的部分还是承兑票据,为期90天的一般要贴现3%以上。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主告诉记者,现在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银行经常只放贷400万元,剩下的600万元给开承兑汇票,有些银行甚至让企业多次贴现。“这样一来,银行做大了存贷款规模,企业却增加了财务成本。”

  税费负担重。“制造业目前17%的增值税税率,负担偏重。” 浙江宁波一家玩具厂老板姚女士告诉记者,这个行业利润率很低,自己的工厂都不到4%。“经济景气、订单充足时税负高不突出,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矛盾就凸显了。”

  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发布的《2015年企业负担调查评价报告》显示,79%的企业反映“人工成本快速攀升”,66%的企业反映“融资成本高”,此外,反映“税费负担重”“招工难”的企业占比分别达到54%和43%。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日前举办的2015—2016中国经济年会上表示,我国总的来看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但很多方面成本偏高,呈现一种“未富先高”的现象。我国的创新能力在不断提高,但目前还不足以弥补快速上升的成本造成的竞争优势的减弱。要尽量保持和延长竞争优势,必须下决心降成本,否则,长期下去很多企业会被高成本压垮。

  自我革命

  为企业降成本也是政府对自己“动刀”

  回应企业呼声,坚持问题导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制定了帮企业降成本的六招 “组合拳”。在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看来,“组合拳”全面而具体,从制度、财税、金融、社保、流通、能源等6个领域朝着为企业减负这个方向共同发力。

  “组合拳”是好拳,要打好却不易。

  六大举措的重中之重,专家们普遍认为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制度性交易成本,简单说,就是由体制机制问题而造成的经济、时间和机会等各种成本。”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降低制度性成本不仅关乎企业成本,还直接影响企业发展机遇。

  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简政放权是核心。本届政府先后多次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特别是商事制度改革极大激发了创业热情。然而阻碍市场活力的行政审批、行政管制仍然存在。“容易减的,容易放的,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李锦认为简政放权进入了深水区,继续推进将极大考验政府决心。

  税费是企业另一项主要成本。其中,制造业增值税税率达17%,一般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加上各种收费,企业的综合税费负担较重,减负存在空间。但专家也表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政府的财政收支压力也在增加,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压力如何纾解也是道难题。

  降低社会保险费,企业呼声集中。根据目前的社保政策,绝大部分企业“五险一金”的缴纳比例都在工资总额的40%以上,但降低社会保险费必须考虑社保支付能力。

  财务成本过高也是我国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发展面临的一大难题。“金融部门必须要向实体经济让利,实业才是金融的基础,但企业很难取得对等话语权。” 李锦说。

  在李锦看来,帮助企业降成本“六大招”,招招直击企业面临的困难,同时也招招直指政府权力。“为企业降低成本,从很大程度上说,也是政府对自己‘动刀’的过程。”

  招招打实

  降成本“六大招”要细化措施,加快建设服务型政府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企业是供给的主体,降低企业成本是供给侧改革的一大关键点,这已成为共识,解决企业负担重这个老问题迎来了突破期。”李锦说。

  降成本“组合拳”如何打实?改革带来的困难和矛盾如何化解?

  先看“先手拳”——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中小企业研究室主任王继承认为,实施负面清单制度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的关键。他举例说,服务业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最强劲动力,但发展成本较高,金融、养老、医疗等行业还面临市场准入障碍,下一步要深化改革,逐步放开准入,促进竞争、改善供给。

  再看降税费这记重拳。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由此带来的财政收入压力如何缓解?会议明确,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在适当增加必要的财政支出和政府投资的同时,主要用于弥补降税带来的财政减收。“这为进一步减税降费提供了更大的空间。”王继承说。

  李锦认为,2016年营改增改革全面推开,这将打通增值税抵扣链条。新纳入试点的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涉及的上下游企业数量众多,影响大,将为很多企业带来更多的可抵扣项目,上交增值税会减少。

  我国社保制度起步时间不长,各险种的相关年度收缴、支付率与结余率并不高,社保基金保值增值路径不多。降低社保费,会不会以牺牲国人未来的社会保障力度为代价?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建议,在研究降低社会保险费为企业减负解困的同时,要用公共财政尤其是用国有资产划拨和国有企业分红支持社保,减少“三公”经费等政府非必要开支部分补贴社保基金。

  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这一“老大难”,还有什么管用的新招?黄群慧建议,在加速打破银行等金融部门垄断的同时,要进一步拓宽企业融资渠道。“比如深化股市、债券市场的改革,让符合要求的企业更容易通过发债、上市融资。今年即将施行的注册制改革就是一大突破。”

  降电价、降物流成本这两拳,目前已经出招。从2016年1月1日起,我国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全国平均降低每千瓦时约3分钱。一些地方政府通过回购将部分高速公路免费提上了日程。“降低电力价格、减少物流成本具有极大的正外部性,短期看个别市场主体收入少了,但长期来看对总体企业发展、全社会经济活力的增强有较大促进作用,要有长远和全局眼光。”王继承说。

  “降成本具体措施能落地多少,企业负担就能减轻多少。”李锦认为,要切实转变理念,加快建设服务型政府。